關閉

臺州夏夜美食,選擇火辣,或選擇美好

2019-08-16 09:22:16  來源:  

繽紛美食,夏日里的小確幸

2019-08-1608:56:39  來源:臺州日報   作者:林立單露娟

   

外賣騎手夏紅的一天

外賣騎手夏紅。圖片由采訪對象提供

早上9點20分,夏紅起床,點進美團騎手手機端,將自己的狀態設為在線模式,然后洗漱。

夏紅今年22歲,是臺州高新區的一名外賣騎手。他家住界牌社區,附近餐飲店眾多,即使在家也可以接到派送的訂單。“您有新的訂單,請及時處理。”果然,洗漱還沒結束,手機就傳來了消息。他加快了速度。

前一晚,夏紅查了天氣預報,當天會有小雨。他瞅了瞅窗外火辣辣的太陽,想了想,還是將防曬圍脖、防曬袖套和口罩一一戴上。前兩者用來阻擋夏日毒辣的陽光,后者則是用來防塵的——路過某些路段時,來往車輛揚起的灰塵常常讓他感到呼吸困難。

9點半,夏紅收拾完畢走出家門,路過樓下的包子鋪買了兩個包子,啃了幾口便騎著電動車,扎進30多攝氏度的高溫里。

午餐時間,一刻不停歇

夏紅的接單區域包括臺州高新區的前丁街、界牌和商業街一帶。“一般來說,騎手只有在自己的固定區域內才能接到訂單。”將已接到的兩個訂單送達后,他騎著電動車來到前丁街。

此時,太陽越升越高,到了接單午高峰。夏紅將電動車停在一家炒飯店門前。店前的樹蔭下,已有三四名外賣騎手在等候。很快,夏紅的手機里傳來接二連三的訂單消息。

“我們的訂單是一撥一撥派送的。”第一撥,夏紅收到了6個訂單。他查看了訂單情況,有炒飯,有嵌糕,還有黃燜雞米飯等。“炒飯和嵌糕出餐較快,顧客地址也在附近,可以先送一趟,回來再取另外4單貨物。”

成為外賣騎手以后,夏紅幾乎將臺州高新區的每條街巷、每個小區都摸得清清楚楚。接到訂單以后,他會在心里規劃出最省時的路線,“每個訂單的配送時間大約30分鐘,超時會扣錢的”。

夏紅首先進了離自己最近的炒飯店。“外賣單好了嗎?”“還沒有,要再等等。”夏紅一看,米飯正在鍋里翻炒,馬上說:“我先去其它地方取餐,一會兒回來。”離開炒飯店,他騎上電動車,前往康平路的嵌糕店。停好車,他三兩步跑進店里:“外賣單可以取了嗎?”“好了。”拎著打包好的食物,夏紅回到炒飯店,這時候炒飯也已打包好放在一邊。拿著取好的餐,夏紅將它們小心地放進外賣箱后,出發前往送餐地點。

兩個地址都在東海大道。不過十分鐘,夏紅就將它們送到了顧客手里,然后一刻不停歇地往回趕。

接單、取餐、送餐……整個中午,夏紅一直忙碌地在路上與時間賽跑,黃色的騎手服被汗水浸濕透。到下午2點,他已連續工作了4個多小時,共派送20單。

“送完這最后兩單,我就午休了。”在等餐間隙,夏紅拿出手機給自己點了一份午餐。“美團上有優惠券,比我直接去店里吃便宜一點。”他算了算時間,送完最后兩單趕回去,差不多正好能取到自己的午餐。

因為工作的原因,夏紅的三餐變得不太規律。“早飯都是送餐途中匆忙解決的,中午特別忙,一般吃午飯都是兩點以后的事了。夏天天氣熱,胃口也不太好。”

吃完午飯,他通常要睡一會兒,還要給跑了一上午的電瓶車更換電瓶、給手機充電等。

晚餐時間,訂單量減少

下午5點,太陽逐漸西沉,戶外的熱氣卻絲毫沒有減退。

夏紅休整好后又回到前丁街,開始接單。第一撥只有兩單,分別送到高園小區和意得百貨四樓。“晚餐時段,訂單量相對中午較少。”

從前丁街到高園小區要過一個紅綠燈,到達十字路口時,綠燈即將轉黃,夏紅放慢車速,在斑馬線前停了下來。“不是特別急的單子,我不會去搶那幾秒。賺錢重要,也要保證自己的安全。”

送餐途中,夏紅的手機又接到一個訂單。他停下車,拿起手機掃了一眼,是送往匯景名苑小區的。“這單比較遠,直線距離有三公里。”夏紅立即反應過來,“這個小區挺大的,電動車又不讓進,要靠跑了。”

夏紅取完餐到達匯景名苑門口的時候,已經快到規定的送餐時間了。他將車停在小區門口,一路小跑進去,一邊尋找單元樓,一邊掏出手機給顧客打電話:“您好,我是美團外賣的騎手,已經到您小區了,我可以先‘確認送達’嗎?”征得同意后,他松了口氣。

找到顧客所在的那棟樓后,他一口氣爬到六樓,把餐送到顧客手里,然后慢慢走下樓,站在樓道口喘氣。“以前也碰到過這種情況,顧客住的小區特別大,等我跑到里面,就要超時了,我打電話問能不能先確認,兩分鐘內就能送達,顧客不同意。”遲到送達導致他那個月被扣了幾元工資,“不過,如果沒有經過顧客同意私自確認送達,要被扣500元,那就更嚴重了。”

他還回憶起一次心酸的派送經歷:“我送到酒店大堂,保安不讓上樓,但是顧客堅持要求送上去。沒辦法,我只好把騎手的衣服脫了,偷偷送上樓,下樓再穿回去。但是這樣一折騰,訂單又超時了。”

當然,工作中也常常有暖心的時候,許多顧客的理解和體諒讓他忘記辛苦。

有一次,送餐途中路過減速帶,一晃蕩,餐盒里的湯灑了出來,和飯混在了一起。夏紅到達顧客家樓下后,發現這份餐面目全非了,立即向客戶說明情況,主動提出要賠償。顧客接受了他的歉意,沒有追究責任,也不讓他賠償。夏紅堅持,最后對方象征性地收了5元。

“我送達的時候,很多顧客會對我說‘謝謝’。”每一句“謝謝”,夏紅都覺得是顧客對他的認可。

凌晨,還在路上跑

到了晚上7點半,夏紅終于閑了下來,坐在一家水餃店,與記者聊天。

夏紅來自云南,從事外賣騎手之前在一家餐廳當廚師。“一個月工資5000元,但是工作時間不自由。”聽說送外賣收入高,時間相對自由,他就去應聘,“這個行業門檻不高,只要有健康證,有個智能手機,會騎電動車就可以了。”

夏紅介紹:“我們的工作分早中晚三班,我做晚班,就是早上11點開始上班,不值班的時候到晚上12點左右結束,值班就到凌晨2點。”不過,公司對騎手的工作時間沒有硬性要求,騎手可以根據自己的情況選擇什么時候開始上班,為了多賺點錢,一般上午9點半,夏紅就開始接單了。

雖說工作時間比較自由,但因為每個月的工資是根據派單量來計算的,所以每位騎手基本都處在一刻不停派送的狀態:“基礎單是每單4元,當月達到700單的時候,每單獎勵0.3元,達到900單時,每單獎勵0.5元,1200單及以上每單獎勵0.7元。另外,夜宵每單可以補貼1元。”因為有夜間補貼,他選擇了晚班。

夏紅說,沒有入夏之前,每天大概派送40單左右,一個月工資5000多元。“不過,這是不包括扣錢的。我們公司有規定,騎手當月收到第一個差評扣30元,第二個差評扣50元,第三個就要扣100元。”

入夏后,夏紅每天接到的訂單多了一些。“顧客點的餐其實和其他季節差不多,但是多了許多冷飲和燒烤的訂單。”有一次,夏紅連著接到三個奶茶的單子。上個月,他一共送了1400多單,拿到了6000多元工資。

美團外賣平臺臺州地區負責人告訴記者,高溫天氣下,平臺收到的訂餐量有所增加,每天平均2000單左右,每位騎手的派單量也相應增加。

當天,輪到夏紅值班,他要到次日凌晨2點多才能回家。晚上9點左右,是夜宵的接單高峰。

晚上8點多,夏紅回到住處再次更換電動車電瓶,并和記者道別:“太晚了,你別跟了,早點回去休息吧。”

說完,他騎著電動車,沒入燈光璀璨的夜色中。

在臺州高新區康平路,夜幕下,人們三三兩兩結伴而行,尋找心儀的夏夜美食。陳洪晨攝

臺州高新區耀達路美食街。陳洪晨攝

夏夜,當吃貨們打開微信呼叫好友享用美食,最有吸引力的就是“串串、燒烤、火鍋”三大火辣選項。無論有多累,餓不餓,年輕人們隔著屏幕就會被紅油、香辣的圖片牽著鼻子,走出家門。

三伏之夜,選擇熱上加辣的食物,看似矛盾,在當代早已是見怪不怪的和諧。

作為一個帶娃青年,記者已經近兩年沒有上街吃夜宵的習慣,連晚飯也甚少呼朋喚友去享受熱辣美食。

不過每到夜晚9點左右,微信群聊中那些90后朋友就會用各種聚餐圖片提醒我,不上街,不代表可以躲過重口味美食的刺激。

火鍋,雖然已經火了那么多年,仍然是聚餐首選。每當大家懶得選擇,選火鍋,肯定沒什么人反對。

椒江幾大美食街,都能看到川渝火鍋的招牌。近些年來,各種連鎖火鍋品牌如雨后春筍般冒出,委實火爆,然而多數火鍋店的生意也是流星般璀璨而短暫。即便是擁有全國連鎖底氣的幾家火鍋店,也沒能躲過食客們過于強大的爆發力退散后的空虛。

牛油鍋底,“毛肚、黃喉、鵝腸”鎮店三寶,正宗川渝風味……

這些火辣的招牌產品,讓人吃得大呼過癮,又陸續被冷落。歸根結底,并非臺州青年們在挑剔它們是否正宗,事實上也沒幾位本土青年能說出正宗川渝火鍋精髓如何。

原因在火鍋之外。

另一家全國連鎖數量最多的火鍋店落戶椒江,從正午到凌晨店外都有人排隊,就說明了火鍋在臺州真實的需求度如何。

人們熱衷于坐店門口排隊,因為這家店的口味比正宗川渝火鍋更地道?

答案是否定的。在并不以辣為味覺基礎的臺州,火鍋吃的是一個氛圍,是店家的服務質量、服務層次,是環境是否足夠熱鬧而舒適。

最重要的,是朋友們是不是樂于在此相聚。

除了火鍋,臺州高新區康平路上的一家串串店和天和路上的一家串串店,也是新近年輕人熱衷的夜宵好去處。

經90后朋友們的介紹,記者算是知道了這兩家店的特色。

烤腦花,是重口味中的小眾愛好,在等待腦花出爐的半個小時中,愛吃的年輕人興奮地搓著手,聊天時雙眼放光,如果能說服認定自己絕不嘗試的朋友吃一口,他們比自己吃得香還要開心。中辣,是臺州人對烤腦花的大眾選擇,去了腥味,同時有嫩豆腐的香滑和脂肪的香甜,一口一聲贊嘆。此外,串在竹簽上的鵪鶉蛋、毛肚、大腸、牛肉,浸泡在紅色的冷油中,一大把看似夸張,吃完只需半小時。

最重要的是配上冰鎮啤酒或碳酸飲料,一個夜晚,吃喝盡興,最后以竹簽數量計價。

這樣的美食,不僅味道適合年輕人的需求,價格更加貼合他們的定位。

這個夏天,往年霸占各大美食街大排檔的小龍蝦意外平和。龍蝦大量上市,價格低廉,卻不再有往年那么無窮無盡的食客數量。

記者今年小龍蝦吃得不少,但基本都是家里采購自己料理的。不少和記者一樣選擇的人,不是不愛小龍蝦,而是受夠了那經久不散的十三香。

今年最受歡迎的龍蝦烹飪方式,是蒜蓉和冰鎮。把這兩種口味做出好口碑的店,今年夏天仍然門庭若市。

蒜蓉和冰鎮龍蝦,有一個同樣的特點,就是貴。尤其是冰鎮,需要個頭更大、肉質更好的龍蝦。

自然,消費它們的食客,基本都是中年人,以及他們那些每到夏夜就餓的孩子。

盛夏之夜,聚餐的歡樂中和了重口味飲食的油膩,但如果單身或是兩人吃飯,火鍋、串串、龍蝦都將失去魅力。

一個人如何吃得飽又吃得好,現在也不再是困難的選擇。

近年新出現的熱門飲食,就是主打日式便當、蓋澆飯的各類“丼”。

蓋澆的料,有燒肉、牛肉、豬排、雞排、鰻魚等等。一個人吃,一個小托盤,配以味增湯、小菜,如果不夠還可另點炸雞塊、泡菜、烤腸等小食。

此類店通常還有日式拉面和壽司供應,店面通常不大,布置成濃郁日式風格。不愛應酬的獨身者,或喜歡溫馨的情侶,在這里就能找到一份美食的溫暖。

諸多選擇中,記者本人最愛的是一家位于現代天地旁的日式烤肉店,主打牛肉燒烤。每個月,總有一兩天特別想吃烤肉。每次去這家店,點上一份過百元的切成七片的牛小排,再加一份牛五花,一份雞腿肉拼盤,主食一碗烏冬面。兩個人吃得飽,癟掉的錢包也在提醒我,吃了一頓“好”的。

辣只是夏夜的一種熱鬧,而更多人,一份炸雞排,一杯燒仙草,或者只是在老店里吃一碗水餃,得到的都是美好。

累嗎?吃夜宵去

你沒看錯,我覺得吃夜宵不是因為餓,是因為累。

我記事起,家里的大人就有吃夜宵的習慣。小時候,我家老房子和舅舅家兩隔壁,經營酒店的舅舅、舅媽經常在夜晚10點多以后從酒店帶回小籠包、餃子等食物,在臥室里看著港臺錄像帶,吃一頓夜宵。

那個時間,我早睡著了,但是舅舅一到陽臺上,敲我家臥室窗戶問我父母“吃夜宵嗎”,我必定第一個醒來,用力點頭表示“我愿意”。

因為入夜之后的小籠包、餃子,聞起來特別香。

現在回想起來,他們吃夜宵是太自然的事。開酒店,飲食不規律,下午三四點就吃晚飯,有時忙起來干脆不吃晚飯。等客人酒足飯飽,已是深夜,酒店還有剩下的完好的包子、餃子,自是對他們最好的犒勞。有時候還有精力,炒一碗海鮮飯,做一碗綠豆面,也是極好的。

我記得每一次到他們臥室,我吃得比他們香,他們看我吃得香,就特別開心。

那時候起,我就知道,其實他們沒那么餓,而是用食物撫平工作至深夜的累。

當年吃夜宵的,大多是個體戶。上班工作的,例如我父母,少有晚上吃夜宵的習慣。時過境遷,如今越是在單位、公司上班的,越愛吃夜宵。這其中折射的,正是我小時候感受到的,因為累,所以吃夜宵。

饑餓這種體驗,如今已經遠離大多數國人。當人們對糧食的欲望,轉變到對美食的追求,夜宵這種文化,就會越來越興盛。

我已經是一個不愛吃夜宵的人,就這個角度說,我老了。每當那些因為共同興趣認識的90后、95后朋友,在晚上9點多開始興奮起來,互相詢問“去海底撈嗎,吃串串嗎”,我清楚地感受到他們和我除了年齡以外的差別。

他們還不夠累!

等他們忙了一天,還要帶娃、哄娃睡覺,那種累,連外賣都懶得叫。

這個時候,如果老婆問我一聲“你餓嗎,我給你煮碗面吃”,我的累會得到最充分的釋放。

但現實是反過來的,所以通常我也不去想吃泡面這回事了。

責任編輯:陳玲波
相關閱讀
半岛娱乐 大埔区 | 綦江县 | 黑水县 | 六安市 | 六枝特区 | 志丹县 | 通河县 | 磐安县 | 祁门县 | 淮阳县 | 宁城县 | 娄烦县 | 白河县 | 井冈山市 | 池州市 | 靖西县 | 苏州市 | 上杭县 | 合水县 | 军事 | 察隅县 | 西乌 | 安远县 | 扎赉特旗 | 城口县 | 南昌县 | 北辰区 | 河源市 | 高要市 | 蛟河市 | 潞西市 | 丰顺县 | 秦安县 | 永修县 | 孟州市 | 平安县 | 札达县 | 阳曲县 | 宜春市 | 南陵县 | 湘潭市 | 湖南省 | 弥渡县 | 荣昌县 | 旌德县 | 舒兰市 | 剑川县 | 永嘉县 | 杭锦旗 | 东乡县 | 资中县 | 承德市 | 博白县 | 河源市 | 凯里市 | 阿荣旗 | 河北区 | 吉木乃县 | 和政县 | 望谟县 | 济源市 | 治县。 | 离岛区 | 郑州市 | 杭锦后旗 | 湖口县 | 宣汉县 | 甘孜 | 涟源市 | 宜宾县 | 巧家县 | 绿春县 | 桂平市 | 自贡市 | 神木县 | 长寿区 | 鄂州市 | 吉水县 | 保定市 | 东城区 | 汉寿县 | 阿克苏市 | 泌阳县 | 卢龙县 | 海南省 | 社会 | 措美县 | 太原市 | 邢台县 | 乌恰县 | 上林县 | 邵武市 | 玉山县 | 舟曲县 | 望都县 | 内江市 | 保德县 | 绍兴县 | 灵川县 | 沧州市 | 孟州市 | 湖南省 | 钟山县 | 故城县 | 浪卡子县 | 和田县 | 新疆 | 册亨县 | 白山市 | 金乡县 | 慈溪市 | 台南市 | 镇平县 | 东兰县 | 西乌珠穆沁旗 | 白山市 | 子长县 | 保德县 | 于都县 | 广州市 | 萨迦县 | 偏关县 | 兰溪市 | 绥芬河市 | 卢氏县 | 星子县 | 抚顺市 | 扎鲁特旗 | 威远县 | 赣州市 | 平罗县 | 凭祥市 | 嘉祥县 | 远安县 | 东辽县 | 乡城县 | 宜都市 | 绵阳市 | 泸定县 | 湟源县 | 城步 | 揭东县 | 湖南省 | 福建省 | 临安市 | 安远县 | 安平县 | 南岸区 | 东山县 | 惠水县 | 乾安县 | 石门县 | 武胜县 | 策勒县 | 瑞昌市 | 小金县 | 眉山市 | 阳山县 | 河池市 | 仙桃市 | 永安市 | 杨浦区 | 南宫市 | 固原市 | 南雄市 | 五原县 | 彝良县 | 土默特左旗 | 巴马 | 闻喜县 | 阳春市 | 武安市 | 吴江市 | 闽清县 | 阳谷县 | 于田县 | 麦盖提县 | 离岛区 | 礼泉县 | 通渭县 | 延川县 | 丹棱县 | 开平市 | 巴林左旗 | 南岸区 | 柳林县 | 岳阳县 | 唐山市 | 定远县 | 茂名市 | 祥云县 | 渭源县 | 合阳县 | 宜良县 | 梓潼县 | 东源县 | 崇明县 | 馆陶县 | 荥经县 | 涡阳县 | 白城市 | 长白 | 惠水县 | 高青县 | 阿图什市 | 延津县 | 海淀区 | 常熟市 | 新密市 | 武隆县 | 察雅县 | 漾濞 | 日喀则市 | 河津市 | 巴彦县 | 七台河市 | 乾安县 | 鄂尔多斯市 | 霍邱县 | 泰来县 | 卢龙县 | 陆丰市 | 翁牛特旗 | 益阳市 | 吐鲁番市 | 宣城市 | 织金县 | 唐山市 | 集安市 | 大田县 | 沈丘县 | 嘉祥县 | 周口市 | 霍山县 | 沧州市 | 玛沁县 | 桂阳县 | 怀仁县 | 沾益县 | 昆山市 | 瑞丽市 | 唐山市 | 民县 | 吴旗县 | 牙克石市 | 辰溪县 | 蒲城县 | 开江县 | 龙川县 | 余干县 | 横峰县 |